產品列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津無縫鋼管廠家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固 話:0635-21227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人:高經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 機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206352921 15550578335 1876350523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 址:山東匯通國際金屬物流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鋼廠10月份的即期利潤跌至盈虧線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/11/17 16:42:57 共閱1381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鋼廠10月份的即期利潤跌至盈虧線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今年2月,國務院發布《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》以來,2016年前9個月全國煤炭產量下降10.5%,與此相對應的是,煤炭價格的一路攀升。今年年初,焦炭價格最低558元,截至10月26日,最高達到1765元,漲幅超過200%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限產導致煤炭價格上漲尚在情理之中,那么煤價上漲直接導致冶金煤供應告急、成本大幅攀升就屬于意料之外了。7、8月份火熱的鋼市,卻在傳統的“金九銀十”降溫入秋,鋼廠10月份的即期利潤跌至盈虧線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媒體報道,焦炭庫存和焦化廠廠庫庫存10月繼續降低并處于歷史低位。截止10月21日國內鋼廠焦炭平均庫存可用天數下降至6天,鋼廠煉焦煤平均庫存可用天數下降至9天,均處年內最低水平。迫于煤炭漲價對下游電力和鋼鐵企業造成的較大壓力,發改委不得不頻頻出手進行調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最受大家關注的一項措施,莫過于國家發改委將產能釋放的時間由2016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調整為至明年春天供暖期結束。這意味著嚴格以年度為限執行的煤炭276個工作日限產政策開始松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為適應去產能工作的需要,煤企紛紛減產,如今國家安排煤企逐步釋放產量,但是煤企卻并不愿意買賬。持續的需求與有限的供給之間矛盾越發突出,其結果就是直接導致煤價水漲船高。高企的煤價讓煤企充分嘗到了限產的甜頭。現在讓煤企放開產量,企業自然顧慮重重:一旦煤炭供應上去了,煤價必然下跌,那企業的利潤自然就要下降。而且如果產能釋放只是針對今年第四季度,明年可能又要被要求關停,無論是開是停都要付出成本,所以寧愿選擇觀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除了煤炭276個工作日限產政策開始松動之外,發改委還采取一系列措施來擴大產能穩定煤炭供給市場。先是針對74家動力煤礦設計了一套分級響應機制,安排煤企逐步釋放產量,然后增加產能釋放主體,除了最初74個具備優質產能的煤礦之外,還包括國家煤礦安監局公布的2015年度一級安全質量標準化煤礦789座和各地向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申報的安全高效煤礦640座,共計1503座。緊接著進一步增加產能釋放煤礦范圍,明確表示“可根據本地區煤炭供需實際情況,制定相關方案、適當擴大增加釋放產能的煤礦范圍,明確實施起止時間,保障本地區煤炭穩定供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誠然,煤價高企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,煤炭產量的大幅降低、電量需求的快速增長、鋼鐵建材等行業用煤需求的恢復性增加,以及鐵路運力的偏緊,再加上一些市場主體借機炒作,多重因素疊加,使得煤價一路飆升。但是,歸根結底,煤炭去產能工作的實質性進展才是此番煤炭價格上漲的最重要推手。不過,隨之而來的供需失衡反過來也將嚴重影響供給側改革的進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中國煤炭雖然出現個別地區庫存緊張的局面,但是煤炭產能總體過剩,供大于求的趨勢并沒有根本改變。所以,現在問題的關鍵就在于產業鏈去產能的不同步。產業鏈困局才是當下煤炭問題的癥結所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管好一個小家尚且不容易,更何況要管一國之家呢?從國家層面來講,行政因素永遠是滯后于市場的,與其今天擔心煤炭,明天擔心鋼鐵,不如放開雙手,讓市場做出最終的決定,政府行政命令只做市場的引導,其他的就交由市場說了算,畢竟任何一項制度、政策,最終還是為實際需要服務的,政府一刀切的做法,不可能適應每個地方的實際情況,究竟供給與需求之前該如何平衡,只有市場說了算,也只能由市場說了算。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再補貼那些落后的產能,讓它在該淘汰的時候能夠被自然淘汰,那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免费